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新闻中心

NEWS INFORMATION

中国传统之染整工艺

时间:2020-08-31 21:33 点击次数:
  古代矿物颜料 


  

  人类最早用于着色的颜料是红色的赤铁矿(Fe2o3)和黑色的磁铁矿(Fe3o4)等矿物质。这些五颜六色的石块很容易从自然界取得,不需经过复杂的处理就可使用。在中国陕西临潼五千多年前的姜搴遗址中,曾发掘出一块盖着石盖的石砚,掀开石盖,砚面凹处有一支石质磨棒,砚旁有数块黑色颜料以及灰色陶质水杯,一共五件,构成了一套完整的彩绘工具。我们的祖先已经认识到,在涂色前须把矿物质粉碎、研磨,磨得越细,颜料的附着力、覆盖力、着色力等就越好。 
       本司主营:成衣炒色,服装吊染扎染,布料染整,成衣炒花,洗水。有意者电联天红染整叶经理:13711762879
        


 1959年,新疆民丰县尼雅出土了东汉时期的“蜡染花布”,说明汉代的蜡染工艺技术已经成熟。该棉布以蓝色为地,白色显花。布的左下方为袒胸露怀的半身菩萨,双目斜视,颈戴串珠,手捧盛满葡萄的角形容器,身后则是象征其身份地位的圆形顶光。从棉布的花卉、人物等图案看,其精巧细致的程度,为同一时期的其他印花技术所不及。它可能是我国发现的最早的蜡染布。 



  我们把这种利用各种矿物颜料给服装着色的石染方法称为“矿物染”。矿物染的最早记载出现于商周时期,战国时期的古书《尚书·禹贡》上就有关于“黑土、白土、赤土、青土、黄土”的记载,说明那时的人们已对具有不同天然色彩的矿物和土壤有所认识。我国古代主要矿物的颜料有:红色的赤铁矿和朱砂(HgS)、黄色的石黄(雄黄和雌黄)、绿色的空青、蓝色的石青、白色的胡粉和蜃灰、黑色的炭黑。现在介绍一下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应用的矿物颜料—-朱砂。 

朱砂,古时称作“丹”,其主要化学成分是硫化汞(HgS),在我国湖南、贵州、四川等地都有出产。用这种颜料染成的红色非常纯正、鲜艳。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中记载着一位名叫清的寡妇的祖先在四川涪陵地区挖掘丹矿,世代经营,成为当地有名巨贾的故事。由此可见,在秦汉之际,这种红色颜料的应用广泛。1972年,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大批彩绘印花丝织品中,有不少花纹就是用朱砂绘制成的,这些朱砂颗粒研磨得又细又匀,埋葬时间虽长达两千多年,但织物的色泽依然鲜艳无比。可见西汉时期炼制和使用朱砂的技术水平是相当高超的。 

  东汉之后,为寻求长生不老丹而兴起的炼丹术,使中国人对无机化学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,并逐渐开始运用化学方法生产朱砂。为与天然朱砂区别,古时的人们将人造的硫化汞(HgS)称为银朱或紫粉霜。其主要原料为硫磺和水银(汞),是在特制的容器里,按一定的火候提炼而成的,这是我国最早采用化学方法炼制的颜料。人造朱砂还是我国古代重要的外销产品,曾远销至日本等国。 


天然植物染料 


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给纺织品上色的方法,称为“草木染”。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在应用矿物颜料的同时,也开始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。人们发现,漫山遍野花果的根、茎、叶、皮都可以用温水浸渍来提取染液。经过反复实践,我国古代人民终于掌握了一套使用该种染料染色的技术。到了周代,植物染料在品种及数量上都达到了一定的规模,并设置了专门管理植物染料的官员负责收集染草,以供浸染衣物之用。秦汉时,染色已基本采用植物染料,形成独特的风格。东汉《说文解字》中有39种色彩名称,明代《天工开物》、《天水冰山录》则记载有57种色彩名称,到了清代的《雪宦绣谱》已出现各类色彩名称共计704种。 

我国古代使用的主要植物染料有:红色类的茜草、红花、苏枋;黄色类的荩草、栀子、姜金和槐米;蓝色类的鼠李;黑色类的皂斗和乌桕等等,它们经由媒染、拼色和套染等技术,可变化出无穷的色彩。下面着重介绍一下红花和靛蓝这两种染料的制作过程。 

花 

红花(又名红蓝草)可直接在纤维上染色,故在红色染料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。红色曾是隋唐时期的流行色,唐代李中的诗句“红花颜色掩千花,任是猩猩血未加”形象地概况了红花非同凡响的艳丽效果。根据现代科学分析,红花中含有黄色和红色两种色素,其中黄色素溶于水和酸性溶液,无染料价值;而红色素易溶解于碱性水溶液,在中性或弱酸性溶液中可产生沉淀,形成鲜红的色淀。

古人采用红花泡制红色染料的过程如下:将带露水的红花摘回后,经“碓捣”成浆后,加清水浸渍。用布袋绞去黄色素(即黄汁),这样一来,浓汁中剩下的大部分已为红色素了。之后,再用已发酸的酸粟或淘米水等酸汁冲洗,进一步除去残留的黄色素,即可得到鲜红的红色素。这种提取红花色素的方法,古人称之为“杀花法”,此方法在隋唐时期就已传到日本等国。如要长期使用红花,只须用青蒿(有抑菌作用)盖上一夜,捏成薄饼状,再阴干处理,制成“红花饼”存放即可。待使用时,只须用乌梅水煎出,再用碱水或稻草灰澄清几次,便可进行染色了。“红花饼”在宋元时期之后得到了普及推广。 


靛蓝 

靛蓝,是一种具有三千多年历史的还原染料。战国时期荀况的千古名句“青,出于蓝而胜于蓝”就源于当时的染蓝技术。这里的“青”是指青色,“蓝”则指制取靛蓝的蓝草。在秦汉以前,靛蓝的应用已经相当普遍了。 

我国人民在长期实践中,已逐渐摸索出制取靛蓝的关键技术,从而打破了蓝草染色的季节限制。古人的造靛方法如下:先将刈蓝倒竖于坑中,加水过滤,将滤液置于瓮中,按比例加入石灰,再用木棍急剧击水,加快溶解于水中的靛甙与空中氧气的接触,使之氧化成为靛蓝,沉淀后,将水除去,等靛蓝的水分完全蒸发,则可将其盛到容器内,制成蓝靛。这种造靛和染色的技术,与现代合成靛蓝染色的机理是完全一致的。 

与红花一样,蓝草也可制成固体染料:先制成泥状的靛蓝,待染色时,先用酒糟发酵,发酵过程中产生的氢气、二氧化碳可将靛蓝还原成靛白。用靛白染成的白布,经空气氧化,又可显现出蓝色。靛蓝的这种发酵还原技术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开始使用,而且该种古老的方法至今仍在沿用。大约公元前100年,印度始制成靛蓝,与中国人不同,他们采用尿发酵法染蓝。 


三种独特的印花技术 
           

我们在染一件衣服之前,一定要把有油污的地方清洗干净,在煮染的过程中,还要不断搅动,防止一些地方打绞成结。因为有油污或纽绞成结的地方容易造成染色不均,要么染不成色,会使得衣服深一块浅一块,花花斑斑,十分难看。然而,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却通过总结这些染色失败的教训,使坏事变好事,创造出独特的印花技术--夹缬、蜡缬和绞缬,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“古代三缬”。现在人们将三者通称为“夹染、蜡染、扎染”。在工艺家们的创作下,这项传统工艺在21世纪得到了新生。 

  夹 缬 

  夹缬是一种镂空型双面防染印花技术。在秦汉时,造纸术未发明,棉花种植尚未引进,人们只能在木板的两面阴刻成花纹,然后把麻、丝织物等夹在两块花版之间进行草木染色。用这种方法生产的印花布称作“夹缬”。如今,江浙一带农村妇女经常穿着的蓝印花布衣服,就是由该工艺制作而成的。 


隋唐时期,镂空版夹缬染色技术,也有较大的发展。隋炀帝曾命令工匠印制五彩夹缬花罗裙,用来赏赐宫女及百官的妻母;唐朝的制度规定,士兵的军服须以夹缬染色制品为标志号衣,宫廷的御前步骑从队,则一律身穿小袖齐膝袄,头戴花缬帽;宋代仍沿用唐制,以夹缬制品作为军用物品,在宋真宗咸平年间,还禁止民间服用皂斑缬衣及染制缬类织物,并严禁贩卖夹缬所用的花版;明清时期,夹缬工艺技术继续发展着。 

  夹缬染色工艺最适用于棉、麻纤维。由于夹缬制品花纹清晰,经久耐用,时至今日,我国广大农村仍在广泛地使用着。那种用防染白浆印花和靛蓝染色的双色布,又叫做“药斑布”或“浇花布”,一直深为民间所喜爱。 


缬 

  绞缬,又称扎染,是一种古老的采用结扎染色的工艺,也是我国传统的手工染色技术之一。它依据一定的花纹图案,用针和线将织物缝成一定形状,或直接用线捆扎,然后抽紧扎牢,使织物皱拢重叠,染色时折叠处不易上染,而未扎结处则容易着色,从而形成别有风味的晕色效果。 

  东晋时,此种工艺已在民间流传。南北朝时期,出现了历史上有名的“鹿胎紫缬”和“鱼子缬”图案。隋唐时期,绞缬更是风靡一时,史料记载的绞缬名称就有“大撮晕缬、玛瑙缬、醉眼缬、方胜缬、团宫缬”等。在新疆阿斯塔那墓出土的绞缬织物上的针眼和折皱至今仍依稀可见,显示了唐代高超的绞缬技术。北宋初,绞缬工艺仍然盛行。但在宋仁天圣年间,惟有兵士方可穿戴缬类服装,民间禁止使用缬类制品,这项规定直到南宋时期才被废除。 

  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巧妙地利用了染色工艺的物理、化学作用,使织物上呈现出特殊的、无级层次的色晕效果,它是我国古代印染技术的一个巨大成就。现今,这种传统工艺得到了许多艺术家和印染工作者的重视。他们在旧有的绞缬工艺基础上,结合新材料、新工艺,进行了大胆的创新,使古老的扎染工艺重新焕发青春。 


——蜡 缬 

  

  蜡缬,又名蜡染,因用蜂蜡作防染剂而得名,距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。蜡缬制品的花样饱满、层次丰富,是西南少数民族的重要文化特征之一。制作时,先用蜡刀蘸蜡液在白布上画出纹饰,然后放入靛蓝缸内染色,经过多次漂染,无蜡处变成蓝色或青色,涂蜡处则不着色仍呈现白色,最后加温去蜡,经水冲洗,即制成蓝白分明、花纹如绘的蜡染花布。蜡染纹样多以花草树木和几何图形为主,兼有适量的虫鱼鸟兽。制作者用刀如用笔,描绘自如,线条流畅,充分发挥了制作者的想像力和创造力。 

  相传古时候,有一位苗姑娘,因为家里贫穷,没有钱买花衣服穿,因而过节时不能上芦笙场和小伙子跳舞,只能在家暗自伤心。一次,楼板上的蜂窝掉了下来,正好落在她刚织好的白布上,蜡液从蜂房中流了出来,并很快凝固在白布上。姑娘无意间将这块白布浸在染缸中,白布染出之后,便现出了美丽的蓝白花纹。聪明的姑娘于是发现蜡能够抗染,并据此发明了蜡染工艺。当下一个节日来临之时,姑娘穿着自己染制的花衣、花裙上芦笙场跳舞,在场的小伙子都为她漂亮的衣裙倾倒,纷纷邀请她跳舞;姑娘们也陆续向其讨教染布的方法。此后,蜡染工艺就在贵州山区传播开来,并一直沿用至今。 


由于所绘蜡质不耐高温,因此蜡染的防染工艺适宜在常温染浴中进行,靛蓝是最为适宜的染料。蜡染的染色工艺有两种:一种是使织物在绷挺的状态下浸染,另一种是织物处于松驰状态下浸染。两种方式各有特色,前者画面整洁,后者画面更为丰富。因织物在皱折条件下容易导致蜡膜龟裂,故而在松驰状态下渗入微量染色液,可形成无规律的“冰纹”蜡染,“冰纹”被誉为蜡染的“灵魂”。 

  

  南北朝时,蜡染工艺也相当流行,除染制棉织品外,还应用于毛织品中。隋唐时期,蜡染技术继续发展,唐代的《树木象树》蜡缬屏风就是经过精心设计,融合画蜡、点蜡工艺染制而成的,色调文雅,层次分明,不愧为蜡染工艺中的精品之作。 

  宋代以后,由于蜡染只适宜在常温染色,且色谱也有一定的局限性,中原地区的蜡染工艺,逐渐被其他印花技术所替代。但在少数民族地区,该工艺却继续流行。瑶族的“瑶斑布”、苗族的“点蜡幔”,以及清代仡佬族的“顺水斑”,都是负有盛名的朝贡品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 
  本司主营:成衣炒色,服装吊染扎染,布料染整,成衣炒花,洗水。有意者电联天红染整叶经理:13711762879 

成衣炒色,布料染整,服装吊染-广州天红炒色厂 版权所有 备案号: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服务热线

13711762879

扫一扫,关注我们